邮箱登录 网站地图
搜索

浅析营改增对电信运营商运营模式的影响及应对策略

发布时间:2014-08-12  来源:电信研究院  
  根据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的要求,从2014年6月1日起,电信行业正式纳入“营改增”税收改革试点范围。作为行业最重要的市场主体,对于电信运营商而言,电信行业进入“增值税”时代,所带来的绝不仅仅只是在财务层面税收核算方式的变化和收入与利润的数据呈现,其更为重要的是由此而产生的,对于运营商采购管理模式、业务发展方向、产品营销模式和IT系统建设等企业运营层面,更为深远的影响。本文将重点关注营改增背景下,电信运营商在企业运营层面所受到的影响,并通过分析提出针对性的应对策略。

  一、 营改增对电信运营商运营模式的影响

  1.采购管理的精细化要求更高,传统的集采和代购模式需要新调整

  营改增后,运营商能够获得的进项税抵扣额度直接关系到企业的税负。为了获得更多的进项税抵扣,要求运营商必须提升采购管理的精细化程度。

  首先,要对供应商资质进行重新划分管理,调整报价评审方式。营改增政策规定,作为一般纳税人的供应商进项税抵扣税率为17%;而属于小规模纳税人的供应商的抵扣税率仅为3%。为了增加进项税额的抵扣额度,降低采购成本,要求运营商必须对供应商资质进行重新划分管理,并根据能够获得的进项税抵扣额度,调整不同纳税人类型供应商共同竞价时的报价评审方式,对其项目报价进行差异化核算。

  其次,现行的集中采购模式需要优化,要规避可能出现的“留抵”情况。在增值税环境下,要求“票、款、货”三流一致,即付款单位、开具票据的销售单位、提供劳务的单位等三者一致,才能申报抵扣进项税额,否则不予抵扣。在集约化管理背景下,运营商的大部分采购项目均采用集团或省级的“统谈、统签、统付”。由于集团(或省公司)通常行使管理职能,没有足够的销项税进行抵扣,很容易形成“留抵”,造成集团(或省公司)整体税负不均衡。

  最后,代购交易需要严格按照政策要求进行,规避“关联性税务风险”。增值税环境下,代购货物行为,同时具备以下条件的,不征收增值税,不同时具备以下条件的,无论会计制度法规如何核算,均征收增值税;具体条件包括受托方不垫付资金;销货方将发票开具给委托方,并由受托方将该发票转交给委托方;受托方按销售方实际收取的销售额和增值税额(如系代理进口货物则为海关代征的增值税额)与委托方结算货款,并另外收取手续费。因此,在选择供应商代购时,需要严格按照营改增政策要求,签订代购合同,避免供应商,对运营商产生关联性税务,从而增加公司采购成本。

  2.业务转型要求更加迫切,新兴数据业务和国际化发展的重要性更加凸显

  电信行业的增值税征收实行两档税率并行模式。其中,提供基础电信服务,税率为11%。提供增值电信服务,税率为6%。差异化的税率设置,意味着业务转型已不再仅仅是运营商可以从容布置的长远规划,而是实实在在的降低税负和增加利润的迫切选择。然而,2013年三大运营商的年报数据显示,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的基础电信业务收入占比分别为57%、37%和77%。在此情况下,运营商必须在基础设施建设、市场资源配置和组织架构调整等多方面,加大对新兴数据业务的支持力度,加快物联网、行业信息化、移动互联网等新兴业务领域的发展。

  除了差异化的业务适用税率设置,政策还规定:境内单位和个人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单位提供电信业服务,免征增值税。针对国际业务的免税优惠,充分体现了国家对于电信企业向国际市场拓展的支持和鼓励。未来的国际化发展对于电信运营商而言具有了更加重要的现实意义。

  3. “买一赠一”按照“视同销售”原则征税,要求营销模式的变革创新

  营改增政策规定:纳税人提供电信服务时,附带赠送的用户识别卡、电信终端等货物或者电信业服务,需要按照各自适用的税率计算缴纳增值税。按照规定,运营商在营销活动中,作为赠品的实物将会按照17%的税率来核算增值税,赠送的电信服务则按11%或6%来核算。相比于此前按照3%税率征收营业税的税收政策,运营商目前采用最多的“充话费送礼品、充话费送手机”等捆绑营销方式,将带来税负的大幅增加。

  为了规避视同销售原则所带来的税负增加,运营商必须对现有营销模式进行调整,包括新型营销产品的开发、互联网营销渠道的创新利用等。需要指出的是,营改增政策对运营商营销模式的影响并不全是负面的,其中对于积分兑换服务模式不征收增值税的规定,又为运营商利用积分政策进行更多样化的营销创新,创造了有利条件。

  4. 营改增带来全方位的运营管理变革,对IT支撑系统调整带来较大挑战

  要应对营改增所带来的影响,运营商必须在财务管理、采购管理和营销管理等方面进行全方位的管理模式和流程改革,而这些都需要IT支撑系统进行相应的调整和优化。从财务的出账、发票、核算,到营销的计费和评估,再到供应商的资质管理、采购项目的报价评审流程等,整个IT支撑系统的调整会涉及到前后端多个方面,而当前电信运营商的IT支撑系统体系已经相对成熟和完备,是经历了多年的完善才逐步建立。在这样的情况下,短期内要实现应对营改增的改动,其难度以及由此而产生的关联性影响会呈现放大效应,甚至会涉及到更多基础性的底层数据处理方式变革。

  基于以上情况,可以判断电信运营商要完成信息系统改造,建立起适应增值税改革的IT支撑体系,将面临着较大的挑战。

  二、 电信运营商应对营改增的策略探析

  正如前文所析,营改增对于电信运营商而言,带来的是涉及采购管理模式、业务发展方向、产品营销模式和IT系统建设等企业运营模式的全方位影响。因此,在分析营改增的应对策略时,我们认为同样需要从产业链角度,全方位的调整企业经营战略,以大数据分析能力为基础,通过构建“大运营时代”的商业生态圈,增强企业盈利能力,降低企业运营成本,尽快扭转营改增政策所带来的不利影响,实现企业收入和利润的持续增长。

  具体而言,应通过“大数据+大采购”实现采购管理的精细化,节约企业成本;通过“大数据+大营销”实现营销模式的集约创新,合理避税以降低营销成本;通过“大数据+大平台”构建更开放有效的平台,推动数据类业务的发展,增加增值业务收入占比;通过“大数据+大市场”实现与虚拟运营商的创新合作,提升用户价值,扩大收入来源。

  1.设备/服务供应商:大数据+大采购

  大数据基础下的大采购需要以企业采购管理的信息化与数据化建设为基础,对供应商的企业规模、常年合同金额、提供的进项税抵扣额度等数据进行全方位的记录和分析,对所有的采购合同进行更精确的数据分析,按照可获得的进项税抵扣额度进行等级划分,设定明确的采购管理标准,最终通过大数据支撑下的精细化管理,不断优化供应商的质量,降低采购成本。

  2.客户:大数据+大营销

  客户层面,通过基于大数据的精细化营销,实现营销内容、渠道、客户间的精确智能匹配,将实物营销成本,转化为购买互联网公司的虚拟服务(微信表情包、QQ空间秀等),在实现合理避税的同时,为用户创造差异化价值。同时,积极通过社交网络,开展社会化互联网营销,增加基于网络社区的用户内部互动与交流,以口碑营销的方式强化产品和业务的影响力,改变传统的充送模式,降低线下营销的渠道成本和实物营销成本,缓解营改增对于营销模式的影响。

  3.内容/应用合作商:大数据+大平台

  与内容/应用合作商的创新合作,可以有效推动电信运营商增值类业务的发展,从而削弱营改增对于运营商收入与利润的影响。一是通过建设开放型平台,为内容/应用合作商提供更加便利的开发条件,形成以网络为平台的开放创新体系,扩大互联网流量业务和内容服务的用户规模,从而有效增加公司增值业务的收入占比。二是基于自身用户数据资源,建立数据分析平台,打造大数据产品,提供给应用、服务提供商或其它企业客户,拓展公司的盈利渠道。

  4.虚拟运营商:大数据+大市场

  随着移动转售牌照的正式发放,虚拟运营商成为电信行业的重要参与主体。对此,电信运营商可以利用自身优势和话语权,成为虚拟运营商业支、客服等后台运营需求的支撑服务商,借鉴“淘宝模式”,变竞争对手为客户,实现B2B的商业模式扩展,增加收入来源,降低营销成本。同时,电信运营商还可以充分利用虚拟运营商的渠道优势和细分市场优势,降低用户获取成本;并基于自身的用户数据资源,与虚拟运营商合作,开发更具针对性的产品与应用,提升流量业务使用规模,增加增值业务收入占比。

  作者简介:何阳,工信部电信研究院泰尔管理研究所高级咨询师,北京邮电大学管理学硕士。3年以上咨询项目经验,长期专注于战略管理、人力资源管理、企业运营管理、行业信息化等多个研究领域;曾参与的项目有:工信部国际标准化研究、新疆移动公司物联网与行业信息化发展战略研究、中国电信北京研究院农业信息化专题研究广东移动公司和谐班组管理研究、四川移动公司创新管理体系建设项目等。